我是来自北方的狼,却在南方的蟑螂面前怂成了狗

(2017-6-25)

 
 

​传说中北方人什么都不怕,他们身上流淌着千百年来善战的血液。向北走,那里天寒地冻,与恶劣的自然条件便可缠斗千年,这锻炼出了北方人独特的勇气与性格,在口耳相传的坊间传闻中,他们热爱聚众、血气方刚、没废话、战斗起来说上就上。

直到他们遇上南方大蟑螂

这种生物的存在突破了他们的认知极限。在他们的家乡,发明了搓澡巾和大秋裤的地方,蟑螂的威胁和大小都如同蚂蚁一般,一脚下去可以消灭一个团,偶尔看见游兵散勇也无须恋战,任它仓皇逃窜,下一次的相遇,又是一次团灭。

北方蟑螂:

但南方大蟑螂不一样,它的存在犹如造物主一个巨大的bug,它不仅体型惊人的大,有次晚上飞进来一只鸟,我凑近一看发现是只蟑螂,而且这种被下水道滋养的生物,勇气惊人,从不向人类低头,你愤而举起拖鞋欲搏斗,它还会飞扑到你的脸上,与你来场正面的较量。

南方蟑螂:

​在南方居住的北方人向来是无所畏惧的,他们不怕湿热难耐的夏天,因为足够的定力;不怕南方人难懂的方言,因为有学习的决心;不怕没有暖气的冬天,因为有貂。

但看到南方大蟑螂的时候,他们怕了。

​“三天前,跑出宿舍抱着杀虫剂在麦当劳看了一宿的书。”

“东北人,讲真,摔断手的时候都忍着没哭,第一次看到深圳的大蟑螂,我吓哭了。”

​沙发垫和床底下看到一根丝状物,以为是根头发,但你随手一扯,就能拉出一个小指头那么大的蟑螂。

在南方,有经验的南方人在大扫除的时候从不会贸然地打开许久未打开的抽屉、拆下许久未拆下的沙发垫、以及掀开你高中时期留下的一整箱床前读物和没送出去的情书。

因为生活总是会给你惊喜,毕竟一家人最重要的就是齐齐整整。

​一方水土养一方小强,影视剧里总是会告诉你,年久失修的房屋和极度贫穷的门户才会有蟑螂成群,这显然是个谎言,只有在鱼米之乡和丰裕的粮仓里才能养出十代同堂,螂丁兴旺。

常见的蟑螂品种常见的蟑螂品种

南方大蟑螂,学名美洲大蠊,这种原产非洲,由美洲人民人肉代购至东亚土地的恐怖物种,在中国南方的温热气候和富庶环境中找到了繁殖的天堂。如果说北方的德国小蠊是个吃百家饭被饿大的面黄肌瘦的乡下小子,那么南方的油光水滑甲壳锃亮的美洲大蠊就如同排场十足的富家公子,梳油头、穿皮裤、挺个啤酒肚还能百步穿杨怼你没商量。

更可怕的是,它们从不单打独斗。

对于南方大蟑螂这种喜湿喜暗的地下兵种来说,如果你已经能够在白天看到它满地爬行,那说明地下的螂口已经饱和,它们开始在地面上寻求新的疆土。

所以摄于香港的科幻电影《长江七号》里最不科幻的场景其实就是周星驰父子饭前一起抖案板打蟑螂了,这种仿若生化危机般的真实情景,足以让每一个来到南方的北方人瑟瑟发抖。

​北方人在南方的第一晚通常是一个不眠夜,关了灯的房间就是蟑螂的迪厅。

很多北方人表示来到南方后最大的收获就是戒掉了睡前玩手机,因为在关灯之后,还在发亮的手机会变成房间里唯一的光源,闪烁的屏幕会让蟑螂们兴奋地把它当作一颗完美的迪斯科球,躁动的螂男螂女向你靠拢、摇头、为了表示亲近,它们还会轻轻地揪扯你的手毛。

​紧接着是你变得极度脆弱的神经,在静的离奇的夜晚,南方大蟑螂铿锵有力的步伐在木质地板上踏出的声响就是你今夜睡眠的丧钟。

哒哒哒,哒哒哒。半梦半醒间你用最后的力气在单人床的四周喷洒了几圈灭虫剂,奇异的味道让你的知觉更加迟钝了,隐约间你听见它们的脚步声依然没有减缓。

哒哒哒,哒哒哒。这次你想明白了,杀虫剂的作用是为了让你昏睡而不是为了消灭敌人,得出这个结论,你略微满意地沉入梦乡,最后一个念头是闭紧牙关,那是作为人类尊严的最后一道防线。

​最后北方的你屈服了,你开始逐渐习惯夜晚中数十双眼睛的注视,习惯它们在你身上旋转跳跃闭着眼的舞姿,也习惯了每次用拖鞋和卷起的报纸和它们搏斗后时,被不断飞扑到脸上的战斗状态。

你甚至开始习惯那种隔着一层拖鞋和它们角力的脚感,以及甲壳破碎肉身碾毁的声响,有时看到尸身下误杀的一摊幼卵,你还会感到一丝多余的愧疚。

乐观的你认为,人与动物还是可以达成大和谐的,在末日的雪国列车里,蟑螂还能做成救人一命的蛋白块儿呢

但别忘了,南方大蟑螂的繁殖能力比战斗力更加惊人。

即使你幻想了千百种过年回北方老家后再返南方的出租屋时看到它们盛大集会的场景,可你万万没想到,几日不见,放着剩饭的电饭煲成了育儿所,没上锁的药柜里全是磕嗨了的众侣,甚至你忘记拧紧的牙膏,在挤出来的时候,透明的绿色膏体里还封存着一只调皮而好奇的幼螂,仿若一节晶莹的琥珀。

​北方人很少承认自己不如南方人,勇敢与善战的天性一直是他们骄傲的主要原因之一,但在见识过南方人对于自家蟑螂的洒脱态度和斩立决的杀戮方式后,躲在南方舍友/同事/女朋友背后的彪形大汉,终于承认有些东西是无法改变的。

​精明的南方人甚至表示,原来有钱人都是开法拉螂和保时螂,但现在互联网创业大潮下,骑螂也要共享化,各大公司都正在紧急研发共享单螂,无需扫码,扯一下触须就能走,赶时间的话,踹一下螂屁股可能还会触发飞行功能,非常便利。

​所以北方人完全可以想开点,这种人螂之间你来我往的博弈其实就像谈恋爱嘛,那首《恶螂传说》怎么唱的来着?把蟑螂娘化想成萌妹就完全没毛病了。

​“她倚着我肩 呼吸响耳边

高温已产生色相令人乱

君子在摸火吹不走暖烟

她加上嘴巴给我做磨练

汹涌的爱扑着我尽力乱吻乱缠

偏偏知道爱令我无明天

爱会像头恶螂嘴巴似极甜

假使走近玩玩她凶相便呈现

爱会像头恶螂岂可抱着眠

她必给我狠狠的伤势做留念


法律公告 便民工具加入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1991-2017 山木培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