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演员的诞生》,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演技差 | 意外

(2017-11-14)

 
 

一档综艺节目《演员的诞生》,

又一次把演技这个话题推到了风口浪尖。

我们总说,xx小鲜肉演技差,xx演员堪称戏骨。

可到底演技这个东西,该怎么评判呢?

最近,编辑部经常为《演员的诞生》上“谁演技更好”掀起口水战。

这个节目踩的点就是“演技”这件事情。事实上,表演艺术近年来其实是备受大家关注的一个话题。

你会发现这个节目很有意思,从选手PK,到第二环节的即兴表演,以及最后挑战导师…备选的片段,总是一个影剧中冲突最激烈的桥段。

章子怡刘芸选段,《青蛇》姐妹反目

因为这种全剧矛盾的高潮,往往也是最能展现演技的时刻。因为这个时候角色情绪表现最强,观众的注意力也最集中,天然就给表演留下了很多空间。

我们大概总结了这三种冲突场景:

1.心机试探,算计重重

2.悲伤情绪的层层释放

3.怨恨的释放和碰撞

比如第一种,古装剧中最常出现的,女人间的心机与城府。

第二期舒畅和辛芷蕾这段改编版的《金枝欲孽》,两个人可以说是旗鼓相当。

虽然最后是舒畅获胜,不过就我看来,还是辛芷蕾把一个爱而不得的高傲妃子演绎的更为完整、流畅。因为她有个细节一直贯穿始终。

丫鬟侍寝归来,她是这样表现的。虽然和丫鬟对话,但眼睛没有看人,没有焦点,目视前方。说不出的高傲和冰冷。

而等到丫鬟被封答应,自己被贬为庶人时,仍然是眼睛没有视人。虽然身体、神态已经是颓态,但这样的表情,却仍让她保留着最后一口傲气。把角色骨子里的强势贯穿始终。

网上很多人对辛芷蕾评价是,像华妃。因为,蒋欣其实也有一样的细节。

同样是自己的丫鬟侍寝归来,华妃看到她的时候,

临死之前和对手甄嬛对话的时候。

同样都是眼睛不看人,却能表现出人物在盛和衰两种境遇下对比的强势、不甘,从而把这个角色身上的悲剧感推向了极致。

而第二种表现力极强的,就是那种展现悲伤的大悲剧。不只是单纯要把眼泪流出来而已,是要把千言万语都融进泪里去。

比如说《唐山大地震》的高潮,曾被妈妈放弃的方登回到老家和母亲相认。

节目中扮演妈妈的于凤仙是这样处理的。

想关心女儿却被拒绝,开始哽咽,

向女儿道歉,愧疚地蓄泪,

得到女儿原谅后的涕泗横流。

层层递进。

回过头来看原片,你会在徐帆老师身上找到相似的处理方式。

刚见女儿时的不敢相信,只是有些哽咽,

确信了女儿没死,祈求原谅,

最后相认谅解,多年郁结释放。

虽然在舞台上,演员全场近10分钟都在哭,却不会让人觉得矫情。而且这些哭戏也把母女关系从隔阂推动到相互原谅,解决了这个故事中最核心的矛盾。

除了哭戏的大悲,第三种冲突就是怨恨情绪的碰撞。

节目中这类戏的代表,是改编自《绣春刀》里魏忠贤和义子对抗的戏码。

不得不说翟天临演的内心复杂的锦衣卫非常好。但对比看来,余少群的魏忠贤却让人印象更深刻。

虽是失势,但仍气焰嚣张的出场,

强压怒气时尖锐阴柔的大笑,

以及贪生怕死的跪地求饶。

余少群对这个角色的特点把握的很准,他在表演中加入戏腔和身段,更显阉党之首阴柔中狠毒的特点。

回观原作中金士杰老师的表演,

缓慢而嚣张的出场,

强制义子时的尖锐笑声,

以及贪生怕死时的慌张。

你会发现金士杰余少群的风格不同。但是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他们心中的魏忠贤都是精心设计过的。跋扈、怒笑、生死之间的懦弱,都按照他们心中的“魏忠贤”来进行。

同样是嚣张,和锦衣卫的嚣张就不一样,“魏”是阴冷而压抑;同样是怒笑,和正常臣子的大笑不一样,“魏”是尖锐且阴柔;同样是面临死亡,和急切求生的仆人不一样,“魏”是自私而狡猾。

经过以上的分析,你会发现真正好的表演,其实都是有共通点的。

有细节且连续性高、有层次、有设计感,一个表演如果能达到三种维度中的任意一种,结果都不会太差。

1.人设要合理。所谓“合理”,是让观众看起来合理,它讲究“连贯性”。

如果是从连续性这一点来讲,舒畅和辛芷蕾相比略逊一筹,是因为虽然她每个部分细节都极其到位,

从被主子拿簪子威胁性命时,眼珠都在跟着利器转的极度惊恐到接到老佛爷送来人参时暗暗得意的笑容

但连在一起看,却缺乏整体性。导致的结果就是,前面的柔弱和后面的黑化衔接的不流畅,会让人对于她反转的合理性提出质疑。

好的细节除了统一人物的形与神,在剧情的走向上,还能够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让观众在人物之外,解读出更多讯息,更显含义丰富。

像《无间道2》里,倪永孝吴镇宇饰)死之前,韩琛(曾志伟饰)去找他。吴镇宇在这场戏中,加入了剧本上没有的一个细节,边劝对方和自己合作,边拿起桌上的酒瓶斟了两杯,一杯送到曾志伟面前。

曾志伟的动作是,把酒直接拉向和吴镇宇相反的方向:

这代表着两人谈判的失败,为之后人物的悲剧,倪永孝之死埋下了预设。也是从此刻开始,气氛从暗流涌动直接转变为剑拔弩张。

一个细节到位且连续性高的表演,除了会让人物立体、饱满,更重要的是,角色不会散。所谓形神统一,莫过如此。

2.表演有层次。人设合理丰满之后,则是情绪的展现。有层次感的表演,能把情绪表现的更加深刻。

很多人对于演技有一个误区,认为情绪越有爆发力演技越好。哭的时候大哭,笑的时候狂笑。爆发力没错,但好的演技是不会随意使用这种情绪炸弹的。因为这样很可能是,演员自己沉浸在情绪中无可自拔但观众却一脸尴尬。

真正会刻画情绪的表演,是在你不设防的时候悄悄展露端倪,让你慢慢沉溺,最后跟着演员一起无可自拔。

比如张曼玉在《甜蜜蜜》中这场哭戏,堪称层次感教科书级别表演。

乍看到豹哥的尸体,她眼里还没有泪。因为突遭变故,情绪不可能一下上来。状态还是懵的。

豹哥的尸体翻过来,看到了那枚米老鼠纹身。确认无疑。然后你看她的反应,她居然先笑了一下,左顾右盼。好像在说,不可能是他。又好像在跟旁边的警察调侃那只米老鼠。

下一秒,眼眶充满泪水,再多的笑也遮掩不了悲伤。

然后一面哽咽,一面几番抬头低头,仿佛怎么样都接受不了事实。终于,在能正视尸体的那一刻,泪水夺眶而出…

3.角色有设计。因为有的时候情绪的表达也并非越深越好。这就要谈到第三个维度,设计感。

角色设计来自于演技流派中的表现派。所谓的设计,是说演员在塑造一个人物之前,预先在内心中先构建出一个“角色形象”,仔细拿捏,让自己的一举一动,一哭一笑都要在这个角色的范围中。

比如说《胭脂扣》中梅艳芳塑造的妓女如花。如果你仔细看过这个电影,会感觉到如花其实骨子里是很痴狂刚烈的女子。但是在这之上别忘了,她是来自于二三十年代传统思想很浓厚的女人。

所以纵观全片,你会感到如花一直都很温柔、顺从,笑是压着的,愁也是压着,整个人的情绪都是压着进行。都在旧社会妓女“如花”这一角色应有的范围之中。

她最激烈的反应,也不过是听到十二少当年负她后一瞬间情绪的爆发。

也就只一瞬,下一秒又回到自怨自艾的哀愁。

但是这样的压抑,却像海中的冰山,比单纯的哭喊更让人感到海面之下巨大的不平静。

其实在之前,我们曾经做过一篇谈演技的文章(深夜食堂:看你演技那么差,是泡面吃多了吧)。

在那篇推文里,我们说表演的最高境界应该是体验派的“你活成了那个人”。

哥哥的程蝶衣

确实,和真正的体验派相比,我们今天所谈的细节也好,层次感也好,甚至角色设计,其实都只停留在“技艺“的阶段,还远没有达到背后“道”的层级。

因为天赋之才毕竟是少数。大多数最后能被尊为大师的人,除了那点天赋,更多的是技艺上经验累月的苦练。就像《演员的诞生》中,青年演员周一围所说的,让技艺磨炼的更成熟,通过这些技艺,扔掉这些技艺,然后,打动台下的观众。

所谓道艺合一,不过如此。

所以回过头来我们再看这档节目,你会发现它的出现其实是个好事,因为它让我们看到了整个行业逐渐端正的态度。

毕竟,以大多数人的努力程度,还远没到拼天赋。在这之前,还是先像这个舞台上出现的那些好演员一样,认认真真提高技艺吧。

法律公告 便民工具加入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1991-2017 山木培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