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场》低分收官,这锅胡歌来背?

(2017-12-12)

 
 

《猎场》收官日,豆瓣评分锁定5.8分,比前几天进入陈香案前,又掉了0.1个点。这部戏开创了胡歌主演生涯的尬评史,连胡歌的铁粉都忍不住大呼“编剧你给我滚出来,看我不打死你!”

首先清零回到《猎场》开播的11月6日之前,此时距胡歌《琅琊榜》2015年10月15日播完,已经过去足足两个年头。不少人的印象里,胡歌在《伪装者》和《琅琊榜》登顶事业新巅峰后,除了上央视春晚唱唱歌,就剩出国深造的新闻,像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世外高人。

此期,坊间传闻很多,有说胡歌累了,想休养生息,也有人说他挑戏,无有入法眼的本子,还有人说他是经历过生死的人,乘热打铁这种功利心对他来说不存在。这两年似是而非的空窗期,反而越发吊足了大众胃口,对他下一部作品期待值空前高涨。甚至有人把《猎场》当做胡歌“复出”之作,无疑让这部戏多了一份所不能承受之轻。

《猎场》播出前几天,我曾在《琅琊榜2》的网络话题里,表达过对胡歌近年的努力的肯定,然而其中一句不无褒奖的“想当初《琅琊榜》成就胡歌的实力奉献”,却招来一堆胡椒的不满,让我隐隐地感觉到一些不妙的苗头。一件事让人太过催眠,也许就是下一刻惊醒的前兆。

果然,《猎场》刚一上映,口碑就在豆瓣“扑街”,5.3分的起评分,创下胡歌职业史之最。前几集的诟病,主要集中在情节拖沓、剧情狗血、人设崩塌上。不少人立马倒戈相向,大呼巨大的期待值遭遇滑铁卢,尤其是一些饥饿的自媒体,有的没的都在大做文章。同时,也有人貌似理性地反击。

其实这当口,喜欢和不喜欢《猎场》的观众,都进入了一个误区,一个自以为别人非如何如何的误区。然而胡歌只是胡歌,一个努力的演员而已,并非什么万能的超人。我们盲目希冀他《琅琊榜》后继续一飞冲天之时,却忽视了他日常的滑翔,忽视了他《伪装者》和《琅琊榜》之外,其实还有其他维度的作品存在。

就比如东方卫视接档《琅琊榜》的《大好时光》,同样由胡歌领衔,收视排行上来却跌出了三甲,把《琅琊榜》耕作了近一月才收获的冠亚军宝座一把输光。现在回看2015年的电视剧市场,《伪装者》、《琅琊榜》、《大好时光》三连发的胡歌,无疑是当年最大赢家,但相比《伪装者》和《琅琊榜》豆瓣8.3和9.1分的好评,《大好时光》只有可怜的6.0分,尴尬得只能用“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来概括。

《琅琊榜》的海报应本片片方要求,不再提供相关剧照展示

而这还不是胡歌《琅琊榜》后低空滑翔的全部。2016年4月1日,胡歌还有一部叫《旋风十一人》的电视剧登陆东方卫视,由一手捧红胡歌的东家唐人出品,讲的是一个中学废柴足球队的故事,胡歌在剧中司职教练。尽管豆瓣给这个冷僻的故事打出了6.9分,比《大好时光》高了一个阶梯,却没有在市场和业内激起任何水花,以至于不少人误以为,胡歌2015年三连发之后,进入了高冷的空窗期。

其实大家在希冀《猎场》前,只要把胡歌《琅琊榜》之后的《大好时光》以及《旋风十一人》稍微过过脑,也就不至于产生后来的心理滑铁卢。仅从豆瓣评分上看,5.8分的《猎场》和6.0分《大好时光》半斤八两,都在及格线上下挣扎,而只有七千多人参与评分的《旋风十一人》,品质和《大好时光》并没有拉开分水岭。

就算把《大好时光》和《旋风十一人》拉出来当挡箭牌,《猎场》的诟病依旧是最多的。一部分人果断弃剧了,一部分人鸡肋地坚持着,还有一部分唯恐天下不乱者后程加入,就为了储备社交吐槽的资本。对于继续坚持的观众来说,《猎场》成了中国盒子,希望下一层打开时,有惊喜蹦出来,结果58集下来,非但最初情节拖沓、剧情狗血和人设崩塌的诟病一个没少,还新添不少槽点。你当它是神秘的中国盒子一层层希冀着,结果却是剥白菜,一层层下去,只有越发育不全的菜叶子。

《猎场》问题,让观众期待扑空首当其冲。这个扑空不仅止是希望太高与实际的落差,还在于它宣导定位和戏剧传导的不符,说好是一部猎头题材的行业剧,行业主线细长,感情辅线却异常肥大。这让我不禁想起了吴宇森执导电影《太平轮》,说好的船难片,结果上下两部加一起,不过最后20分钟的海难情节,观众自然大呼上当,投资也就血本无归。

其次,节奏拖沓,故事推进一团稀泥。作为一部猎头行业剧,直到20多集才有了第一个猎头案例,而全剧洋洋洒洒58集篇幅,总计只有曲闽京、陈修风、赵见蜓和陈香四个猎头案例。剩下绝大多篇幅,都在情感纠集中,光郑秋冬一人就先后沐浴在三个女人爱的港湾,此外还有陈修风和米娜、赵见蜓和蔡婉妤,陈香和严枫等爱情插曲。热心的网友建议,《猎场》干脆改名《猎艳》好了。

再次,《猎场》剧情狗血至极。熊青春的登场来的莫名其妙,骗子与被骗者的爱情更是莫名其妙,最后是莫名其妙的断崖式收场。而这还是三段感情戏和三位女主角的表演里,最圈粉的一段。贾衣玫一看就不是和郑秋冬配对的料,只是机械地为了继续给罗伊人制造壁垒,硬凑一起,结果贾衣玫的现实没体现出来,反倒显得郑秋冬饥不择食。罗伊人兜兜转转,又是老白又是夏部,看似命运多舛,再兜回郑秋冬身边,早已狗血一身,却非要打上纯爱与宿命的标签。

当然,《猎场》并非一无是处,它不按常理出牌,勉强也算是某种不落俗套,几个猎头案例的选择,也比较用心和特别。尤其是在人设上,我能感受到创意的初衷,是要在复杂的世界投入一群复杂的人,然后进行二手的提纯处理。他们或有不堪的过去,或经历着令人诟病的当下,但他们本质并非全部无可救药,有些可以通过努力和奋斗来救赎。可惜整个故事没讲好,剪辑又乱了套,一切都崩塌在了扭曲的世俗里。我们只能从《猎场》人设的废墟里,扒拉着探寻现实的影子,细思极恐。

和《猎场》评分一路低走相比,《猎场》后程的收视排行还是有所回暖的,甚至曾从开局的五六名逆袭攀爬到冠军的位置。《猎场》收视率的转机出现在二十多集,最高点出现在三十一集, 23日CSM52城收视率1.056,夺取大结局前唯一一个同时段排名桂冠。

转机的剧集,乃张嘉译登场客串的几集,这也是郑秋冬一展他猎头才干的开始,角色变得职业化,人物情商也上来了,戏剧冲突变得紧密。而问鼎的第三十一集,则是李强和胡歌对手戏的开始。胡歌是昔日的梅长苏,李强是当年的西门庆,梅长苏博弈西门庆的十集戏,成了全剧的收视高潮。可见对手戏对一部戏的重要性,可惜这一势头没有在最后的十八集里延续,尤其与严枫的狗血段落,让《猎场》失去了问鼎收官的契机。

当然,收视率不是绝对标准,想当初《琅琊榜》也是一路跌跌撞撞,曾一度迭至第十名,凭借后程口碑才有了最后一周的冠军。这一业绩,相比始终盘踞榜首的《伪装者》,还是有相当的差距。然而搅动业内和文化界话题的,《琅琊榜》之外无出其右,它对业态的良性督导,也是近年国产剧中少有的。

《猎场》口碑的各种声音,引发了不少针对胡歌的探讨,有人甚至质疑这是胡歌表演的下坡路,试图把《猎场》的锅扣在胡歌背上。客观来说,胡歌要背负市场期待值与现实落差的部分责任,但《猎场》的砸锅问题,不在胡歌表演上,更多的是剧作本身。

一部以猎头为诉求的职场行业剧,谈了二十多集恋爱,直到播出三分之一后才进入正题,主人公才第一次以猎头菜鸟的姿态去奋斗,这种编剧逻辑显然是有问题的。如果你想写一个言情剧,那踏踏实实写爱情好了,把人物职业身份当做情场背景,把标题改成《情猎》什么的,铁定没人会从职场戏的角度诟病你。就算这是言情剧,二十多集以前太过顺拐的问题同样存在,老白的无辜,罗伊人的圣母,刘体量的无私,郑秋冬提前出狱的一帆风顺,甚至连他冒充身份被揭,都缺乏戏剧冲突的支持,是戏剧性的败笔。

对此,也有人把矛头直指剪辑。有传闻说,原本老白并非善主,郑秋冬虫草生意是老白的意思,搞传销也是老白介绍,侥幸从尼泊尔保命归来,又被老白举报送进监狱,老白表面上是个老好人,背地里是个心狠手辣的情敌。还有,郑秋冬入狱后并非一帆风顺,刘体量也没那么好说话,两人在狱中打了若干回合,这才成为好“基友”的磨合。而这些戏剧性冲突,都被剪刀手后期卡擦掉了。

就算传言确有其事,终究无法挽回它作为一部行业剧感情线过于肥大的事实。如果想从剪辑上挽救《猎场》,故事不妨从郑秋冬出狱后开始演绎,上来先把用假身份入职的覃飞(实为郑秋冬)推上神坛,把他的猎头天赋以及在山谷集团的如鱼得水展现出来,让他在几乎要登顶人生时,再遭遇身份败露跌至谷底,然后在熊青春的帮助下重整旗鼓。至于与罗伊人之间啰啰嗦嗦的旧情,用回顾的方式略过就可以了,没必要沿着时间线墨墨迹迹。这样的处理,既突出了猎头的行业剧主题,又解决了爱情线过于肥大的问题。

这样剪辑的另一个前提是,播出平台能接受把58集的篇幅砍成30集的吸金代价。

作者:曾念群

编辑:齐政

法律公告 便民工具加入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1991-2018 山木培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