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女孩对高晓松说,其实我们都有病:奇葩大会迄今为止最好的演讲

(2018-2-27)

 
 

01

看了奇葩大会上,一个叫刘可乐的90后女孩的演讲。

 

高晓松说,这是迄今为止最好的演讲。

 

她讲述了自己“躁郁症”的经历故事。

 

高三的时候,她被确诊为“躁郁症”。“躁郁症”是一种什么样的疾病呢?

 

百度百科上的解读是这样的:“双相障碍属于心理障碍的一种类型,英文名为Bipolar Disorder,指既有狂躁发作又有抑郁发作的一类疾病。

 

刘可乐自己是这样描述的,

“抑郁的一面是,每天都很想自杀,然后狂躁的时候呢,就会感觉自己站在世界之巅,灵感突发,可以几天几夜不睡觉。”

 

后来她住院接受治疗,苦苦寻找人生的意义。她问每一个心理医生,所以人生的意义究竟是什么?人究竟为什么活着?

 

一个美国的心理医生,只是反问了她一句话,“你觉得意义的意义是什么呢?”

02

01体验就是活着最大的意义

不仅仅是抑郁症患者,其实很多人都有过这样的困惑,只是抑郁症患者更为极端。

 

我们都问过自己,我们现在每天重复着相同的工作,机械地上班下班,吃饭睡觉,所谓的努力,非要拼命有什么意义呢?

 

我们在小城市过得挺好,吃喝不愁,生活安逸,我们为什么非要去大城市和别人合租一个朝北的房间,拿着永远买不起房子的薪水,

 

拼搏的意义在哪里呢?

 

我们是不是一次又一次地追问过意义?

 

甚至,追问意义变成了我们逃避自己的内心,或者说逃避努力,逃避世界的一个独特方法。

 

刘可乐接受心理治疗,赌气般地问每一个心理医生,活着有什么意义呢,来试图给自己的情绪病一种解释。

 

而这个反问,“意义的意义又是什么呢?”,用她自己的话来说,

“就像啪一下被打到,一下子把我拉到这个问题最本质的地方,让我赤裸裸地站在那里,

让我第一次那么深刻地意识到说,追求意义本身,是一件多么荒谬的事情。”

“活着本身不就是意义本身嘛。”

02不要年纪轻轻,就假装自己什么都不想要

 

如果硬要去衡量,生命总是在倒数计时的,死亡后的一切我们都不知晓。

我们这一生所有为之奋斗的家庭、财富、地位在最后那个终点到来的时候,都没有意义。

 

这个世界上的政要、富商、乞丐、主妇、学者,所有人最后的结局都是一样的,所以我们就不需要用力生活了吗?

 

当然需要,你要知道,活着本身就是意义本身。

 

而体验就是活着最大的意义。

 

经常有年轻人说,我很迷茫,我不知道我想做什么,未来的方向是什么,感觉奋斗的一切又怎么样呢,赚再多钱,房子再大,自己不也只能睡一张床么。

 

就像那个著名的故事,你说一个渔夫一辈子每天都在海边打鱼看日出日落,和一个商人忙碌了一辈子,做自己的企业,上市,经历千辛万苦,也同样坐在同一个海边看日落。

他们眼睛里是同一片大海吗?

 

他们的人生体验能一样吗?

 

渔夫一辈子的体验,都是在重复同一天。

而商人却阅尽千帆之后,闲适地坐在海边看夕阳。他们人到老年,回味这一生,心中的汹涌起伏,是完全不同的。

 

活着,就是要让体验最大化。

不要年纪轻轻,就假装自己什么都不想要。

 

哪有人在30岁就见够了世面,谈够了恋爱,赚够了钱?

 

与其苦苦寻找所谓的意义,与其苦大仇深地说自己迷茫找不到方向,不如放开吃,放开爱,去更远的地方,看更多的风景,结识更多有趣的人,

 

“只有到达,见到那个人你才能看着他的眼睛说:原来你也在这里。只有到达,你才能笑笑说:我来过,见到过了,其实也没什么。”

03信任的成本是最低的,你要相信,相信的力量

 

刘可乐在演讲里还说到,在生病的过程中,最想感谢的是自己大学时候遇到的三个男朋友。

 

她妈妈和她说,不要把自己有病告诉男朋友。然而她百分之百坦诚,告诉了她每一个男朋友。

 

他们都没有嫌弃她,并且神之巧合,如出一辙地和她说:

 

哪怕以后你又一次感到绝望,哪怕你放弃了自己,也不要放弃给别人一个帮助你的机会,哪怕你对所有人都感到绝望,

哪怕那个时候我们已经分手了,你都请答应我,一定要告诉我,

我会尽我全力帮助你。

 

很多时候,我们对这个世界的恶意,在于,我们不再相信别人了。

 

我们不再相信,努力会有回报,善意会回报善意。我们不再相信,哪怕我们身边最亲的人。

但是这种信任的缺失,伤害的其实是我们自己。

 

我们在一次又一次选择怀疑的时候,其实我们怀疑的是我们自己。我们不相信我们自己的选择,我们选择的事业,我们选择的老公,我们的下一次选择,

 

最终,我们越来越怀疑的,其实会是我们自己。

关于相信,这个故事特别打动我。

 

她每次看心理医生前,都会让她做一个测试。测试最后的两道题每次都是一样的,

“你觉得你有双相情感障碍吗?”

 

“你觉得你需要治疗吗?”

 

三个选项:

  • 是的,我觉得我有

  • 可能吧

  • 不,我觉得我没有,我不需要治疗。

 

直到有一次,她选择了最后一个按钮,医生看到了。

 

医生和她说,你知道设计这道题的初衷是什么嘛?

 

“是想要拷问你,你到底自己还在不在乎,你自己对你自己的看法。”

某种程度上说,躁郁症和任何一种社会贴在我们身上的标签一样,如同大龄未婚,如同工作狂,女强人,

 

“如果你接受了这种标签,你恰恰就忽略了你自己对自己的看法,你自己对自己的心理暗示,是一种多么强大的力量。”

 

社会说再多也好,给你贴上再多标签也罢,只有你自己知道,你究竟生活得安乐与否,你最该相信的其实应该是你自己。

 

谁也代替不了你的感受,医生也需要设计这样的问题,来弄清楚你究竟体验是什么样的。

 

即使你被贴上了“剩女”,“大龄未婚”的标签,但也只有你自己知道,你其实有喜欢的事业,有三五好友,住在热爱的城市,内心淡定而充盈。

 

你要相信你自己的感受。

 

你要相信,这种相信的力量。

04生命里任何的挫折,可以是一个诅咒,也可以是一个馈赠

 

我印象特别深的,是这个女孩在演讲的最后说,如果生命一切可以重来,她可以选择要不要得这个病,她还是会选择要。

 

因为“生命里任何的挫折,它可以是一个诅咒,也可以是一个馈赠”。

 

我们每个人的生命都是独一无二的,

 

我们经历的那些高考失利,工作上的挫败,被劈腿,被分手,那些独自一人在陌生的城市深夜迷路,又或者一个人在遥远的大西洋海边,吃一串烧烤

 

这所有的所有,所有所谓的成功,所谓的挫败,都是独一无二的。

 

也正因为有这些,才组成了有血有肉,过得精彩而丰盛的我们。

 

用这个女孩的一句话,来作为结尾。

 

这句话我特别喜欢:

 

“我承认我可能所有的努力,就只是完成了平凡的生活,但或许,这就是人生的意义所在吧。”

 

这是我们每一个普通人的体面。

法律公告 便民工具加入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1991-2018 山木培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