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pi酱:摘掉“第一网红”的帽子后,我都在做什么?

(2018-3-6)

 
 

2017年底,曾经的“第一网红”papi酱三十而立了。

 

恰巧她所深耕的短视频行业,也进入到了中场阶段。盛名过后,诸多质疑随之而来。

 

papi酱过气了?江郎才尽了?要进军娱乐圈?“中场”难题,化作舆论漩涡,考验她。

荧幕前,《吐槽大会》上papi酱用自嘲的方式做了回应。荧幕后,她用成绩反击质疑。接拍电影《妖铃铃》、代言广告、上综艺。在自证热度的同时,papi酱还多了一重创业者身份,MCN机构——papitube的老板。

 

如今,papitube旗下签约了近40位短视频内容创作者。

 

三十岁的papi酱看起来“放开”了,走出舒适圈,更愿意“对外”。摘掉“第一网红”的帽子之后,她都在做什么?

 

1

走出舒适圈

成立papitube后,papi酱做了更多的尝试,拍电影、上综艺、接广告。

 

papitube COO霍泥芳说这是papi酱走出舒适圈的表现。合伙人杨铭则表示,“papi已经是明星了。当演员、导演的可能性都不排除。我们只是做好了该做的事,然后等风来。”

 

走出舒适圈的papi酱除了探寻个人的可能性,更多的也是在帮papitube的创作者探索变现出路。

 

目前,papitube的业务模式包括内容创作、宣传推广和商业变现。作为整个公司最为头部的网红,papi酱肩负着开荒扩土的重任。老板身份促使她必须化“被动”为“主动”。

 

除了在事业上做更多的尝试。papi酱生活上的一大改变,是出门多了。以前爱宅在家的papi酱,现在没事就在公司的会议室呆着。见状,杨铭甚至发出“你怎么又来了”的感慨。

 

常在公司出现,不代表papi酱爱管人,她自己是创作者,深知创作自由氛围的重要性。通常情况下,她和制作人充当的角色就是给创作者提意见,“最终的决定权都在创作者手里。”

 

papi酱从前对自己的职业规划教师当了老板后,她“不爱有上下级的界限”,延续教师的亲切感,在公司她充当着“妈妈的角色”。

 

据霍泥芳介绍,大家拍片子到很晚的时候,papi酱总是号召大家点外卖的那个,进公司最早的员工,长胖了30多斤。

 

2

形成方法论

 

如果说2014年是短视频元年,那近两年短视频创作者遍地开花的现象,让短视频行业走到了中场。

 

这个阶段,用户对于视频的质量要求越来越高,创作者们除了要拍出高质量的作品,还要寻求如何活下去的变现之路。


作为“第一网红”,爆款方法论,是papi酱常被问到的问题。

 

作为行业标杆,业内格外关注papi酱对于网红如何持续产出爆款、如何防止粉丝疲倦、以及创作力衰减等问题的解决之道。而她也坦言:“做内容是有方法论的。”

 

长期积累。papi酱对外总说自己很宅。但对于自己想做的事情不曾懈怠。早前和霍泥芳一起拍短视频,虽说俩人都没意识到这是个风口。但papi酱挺有流量红利期意识,和霍泥芳说:“咱们先拍着玩,先做些积累。”


抓生活细节。papi酱《吐槽小时代》的爆款短视频,就是看完电影后,灵感乍现的结果。当时,papi酱给同行的霍泥芳和杨铭说了下想法。然后,三人去电影院旁边的一家咖啡馆对了下脚本。杨铭大概帮她们拍了三四遍就有了后来我们看到的视频。

评分机制。如今的papi酱肩负着老板的身份,需要从整个公司层面去考虑创作者的发展。

 

比如,papitube的内容创作者们要如何更高效高质量的产出好内容?为此,她和团队一起商量制定了“内容评分机制”。这个机制会从制作水平、节奏点、主题、主观感受等好几个方面进行打分评定。


是否签约一个创作者,papi最为看重的几点在于:个人魅力、独立思考能力和原创能力、持续产出的能力、垂直品类中的专业性、正能量


业内对于成为“网红”的潜在门槛包括创作者本人是否具备“网感”。Papi酱则认为: “‘网感’这个东西很抽象,不具备统一性。可能你认为很好笑的点,别人不一定觉得有趣。所以,我认为每个人对于‘网感’的标准都不是统一的。因此,不会太在意这个东西。”


要能“造”热点。对于跟风追热点,papi酱不盲目。她也不鼓励papitube的其他创作者去跟风追热点。“热点这个东西,来的快去的也快,等你把视频拍好打算去追的时候,热点说不定已经过去了。”papi酱用行动证实了自己的想法。

春节前,大家的朋友圈被一波18岁旧照刷屏了。据统计,这个行为的最初源头,就来自于papi的一条《18岁的我 VS 30岁的我》的短视频。目前,这条视频在微博的转发量已经达到了17万次,观看量达到了6320万次。

建立选题库。外界常常问papi酱,如何能够持续输出用户可以产生共鸣的话题?

 

papi酱回应,他们团队的做法是,“建立一个选题库,团队里的每个人随时都会把自己生活中好玩的,觉得有可能做成选题的话题,上传上去。后续大家再一起商讨这个选题能否操作。”

3

保持敏感

霍泥芳说,生活中的papi酱和视频里的papi酱,反差挺大。

 

“生活中,papi酱是个从不吐槽别人的人,她很善于倾听。特别的讲道理,同理心强,且敏感。”


papi酱自己说:“敏感是她最不愿意改变和失去的特质。”在她看来,“有一天不敏感可能就做不出内容了。你敏感,才能捕捉和提炼别人不知道的点,和别人做到共情。”

 

生活中,她害怕过度的劳累会损害这份敏感,怕自顾不暇的后果是只对自己敏感。因此,为了保持这份敏感,太忙的时候,她会要求自己休息,做好调整。


做喜剧的人内心通常挺悲观,papi酱自认是个悲观主义者。

 

“撤资风波”、“整改要求”也让 papi酱站到过舆论中心。作为“战友”,霍泥芳则说,撤资并不是外界所想的那样,“真格后续又都买了过去。”在她看来,这些事情给papitube更多的是促进。

 

papi酱本人则用搞笑的方式在《吐槽大会》上做了回应。

 

面对难以释怀的误解和评价,papi酱用导师的话要求自己:“你既然吐槽别人,那就要接受别人的吐槽。”

 

4

要聪明还得对自己狠

追溯papi酱的成长经历,成为如今的短视频创作者,有迹可循。


上海成长的papi酱从小就是文艺骨干,多才多艺。吹萨克斯、能原创相声、会自编自导喜剧小品。


papi酱的父亲是从事文字工作的知识分子,高考时,父母并不是很希望她通过艺考考取大学。然而,papi酱对于自己的爱好很坚持,顺利考上了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本科。


霍泥芳说上学时期papi酱不是传统意义上中规中矩的乖学生,但聪明。papi酱也自爆过因有小聪明,而不那么努力的往事:“从小到大包括高考、考中戏、四六级,我全是凭小聪明在考。我在学习和考试上,是一个不需要付出太多努力,就可以获得一个较好结果的人,所以我可能就习惯了不去拼尽全力。”


真格基金董事总经理兼华东区负责人顾旻曼回忆起第一次见papi酱的场景,也表示对她的机灵印象深刻:

 

“我认识的papi在生活中是一个内敛,甚至有点害羞的人。和视频里爱说爱闹的样子相去甚远,把机灵劲儿藏在了眼睛里。”


光靠聪明成就一番事业的可能性还是太小。26岁考研时,papi酱对自我聪明的认知被打破。“脑子不再像18岁了。”她深知得拼尽全力,不然考上研究生的希望很渺茫。这时,papi酱变得对自己“狠”了。


当时考研让papi酱比现在胖了20斤左右。考完研,她硬生生减到了我们现在看到的样子。


papi酱于2016年初迅速走红,先是获得罗辑思维、真格基金、光源资本和星图资本 1200万投资,后又成为首个广告合作拍卖出 2200万高价的网红,并全数捐赠给母校中戏,而后成立MCN机构 papitube 。


一路走来,看似顺风顺水的背后,也潜藏着不为人知的“战事”。

 

化解难题后的papi酱显然成熟淡定了不少,谈到外界对于自己的“标签”,papi酱表示并不在意:“我不是会给自己定位的人,也不会在意别人给我的标签,时间久了,标签自然就被淡忘了。”


三十而立的papi酱相较于以前躲在“舒适圈”的姜逸磊(papi酱本名),自在勇敢了。如果说,这是papitube赋予她的改变,那创业之于papi酱是件正向的好事。

 

人生的中场刚刚开始,事业的中间阶段,期待papi酱能继续探索出短视频创作者更多的可能性。

法律公告 便民工具加入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1991-2018 山木培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