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穿了三年aibidas的女同学

(2018-5-2)

 
 

1

昨天,在一篇文章底下看到这样一则留言:“初中一个同学,穿了三年的aibidas,周围人都看出来了,却没有一个人笑话她。”

瞬间暖到心窝。所谓人和人之间的善意,莫过于如此了吧。

我也曾经历过类似的事。高中时期,有个同学的爸爸是银行保安。出于青春期特有的敏感和自卑吧,每次大家问她爸爸的职业,她都会说在银行上班。有时还会刻意强调,爸爸是柜台的职员,大家需要换零钞,都可以找她帮忙。

其实,所有人都知道她隐瞒了真相。因为班上另一个同学就住在银行附近,见过她爸爸很多次。

但,没有一个人拆穿。

印象最深的一回,是大家去吃麻辣烫,路上遇到她的爸爸穿着保安服迎面走来。所有人都感受到了同学脸上的窘迫,那种羞愧难当是掩藏不住的,恨不得找条地缝塞进去似的。

就在那瞬间,有个女孩突然笑着说:“我想去一趟超市,一起吧?”不由分说地,就拉着她的胳膊往超市方向走去。

就这样,大家心照不宣地,用一种默契的方式,保护了一个女孩子脆弱的自尊心,整整三年。

2

现在回想起来,觉得这样的人际关系真的很美好啊。人人都渴望被善待,只是有时候,我们会忘记善待他人。

曾在网上看过网友吐槽一个作家:“超讨厌她!我只是在她微博下面评论她长得丑,她就把我拉黑了,太玻璃心了。”

多可怕的双重标准。她因为自己被拉黑了愤怒不已,却未曾想过,去一个女孩子微博下面评论人家长得丑,对当事人是多大的伤害……

更可怕的是,这条评论下面,居然还有几条附和的消息。

所以,人家应当怎么办?笑眯眯地回复,我的长相给大家添堵了吗?

恶语伤人六月寒。你永远不知道,你的一句话会给人带来多大的伤害,除非你自己也遭遇过同样的语言暴力。

 那个作家我认识,因为接收了太多的负面评价,常年在吃抗压药。她告诉我,压根不敢看网友的留言,实在无法消解那些恶毒的字眼。“我只是个写文章的,为什么他们要诅咒我全家?”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但在网络上,有时候这些却是可以无缘无故的。

3

  那么,如果我们能收起这些尖利的刺,多一些平和、体谅和善意呢?一个不经意的善举,真的可以温暖一个人许久许久。

曾看过一个帖子,网友讲述那些温暖的瞬间——

有人想轻生,上网咨询哪里是动脉,回复却是清一色的鼓励和卖萌。

有女孩说,失恋的时候随便拨通了一个电话,那头的男生说:“你别哭,我抱不到你。”

有人说,见到过收废品的三轮车,蹭到了路上的宝马,宝马车主拿着小刀下来,生气地在三轮车上划了一道:“咱俩扯平。”

还有人在离家万里的异国哭泣,一位黑人保安笨笨地用中文安慰他:“你是不是想家了,我的家也很远,不要哭。”

我想,这些善意一定会被珍藏很久很久,像黑暗中的光,像冰雪里的火。即便再绝望和灰心的死角,也会有光透进来。那些照进罅隙的光,就是支撑一个人冲破黑暗的动力。

因为我自己,也曾无数次收到他人的善意。我曾在5岁那年走丢,夕阳底下,一个人穿过一条又一条马路,有一个老爷爷叫住了我:“小孩,别跑,看马路啊。”二十几年了,我始终记得那天的夕阳,和那个爷爷的背影。哪怕关于5岁的大部分记忆,都已经遗忘。

也像我开头说的那位同学。几年前,我们又聚过一次。她终于走出青春期的自卑,大方地谈起爸爸的职业。她说,爸爸不容易,这些年辛苦了。

说到最后,她突然羞涩地笑了:“谢谢你们,一直没有拆穿我。”

她一直知道,她一直记得。

法律公告 便民工具加入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1991-2018 山木培训